夏生物语

快乐就好

【毕侃】那个冬天

冲动写作产物

怕下周太甜先给自己预防针

别骂我

—————


毕雯珺会永远记得那个冬天,在下雪的日子,当全世界被浸染的时候 ,雪花绽放发光 ,像李希侃望着自己时候的眼睛一样。




不含杂质,干净纯粹,眯起来的时候让人尤其觉得心动,就像是如果这个时候揉一揉他的头,小狐狸的眼睛就会幸福地眯成一条缝一样。




挥洒了无数汗水的练习室,被灯光环绕的舞台,每周一次的测评,还有大家一起熬夜投票的日日夜夜,还有总是嫌冷而把衣服裹得厚厚的李希侃,都是毕雯珺心中不可磨灭的回忆。




四个月的日子转瞬即逝,世外桃源在大家集体收拾好行李,踏出大厂的那一瞬便破灭消失,就像从来不曾存在过,想起来美好地就像是幻景。




决赛结束那天,毕雯珺隔着人海对李希侃说了四个字,李希侃没有听清,瞪大眼睛想走过来问清楚,毕雯珺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李希侃便被从舞台另一边跑来的队友围在中间动弹不得,到合影结束也没有机会问清楚那句话到底说的什么。




那句被毕雯珺憋了一整个冬天的“我喜欢你”,混杂着欢呼声和宣告节目完结可以离场的场控的呼喊被淹没。




这场不明所以的心动就像决赛舞台上飘扬的彩带一-样,不管在空中多么耀眼,最终还是逃不过坠到地上的命运。




此刻毕雯珺半闭着眼睛休息,单手撑着下颌,这是夹杂在他紧密的行程中零星的休息时间。




伴随着熟悉的轰隆隆的噪声和空乘人员的提示,飞机起飞了。




强烈的失重感让他感觉有些不适,但工作性质决定自己必须频繁的进出机场。




毕雯珺不得不调整自己的表情,周围的座位满是私生,却还是忍不住遐想,那只小狐狸如今坐飞机的话还会不会闹别扭呢。




节目录制到四分之一的时候给大家放了个假,李希侃回家需要转机,跟毕雯珺飞了同一趟航班,理所应当地订了坐在一起的位置,李希侃自从飞机起飞那一刻就皱着眉头。




“不然你靠着我睡会儿吧,可能会好受点。”毕雯珺出声安慰他,果然,小狐狸睡着以后乖乖的,紧蹙着的眉头也舒坦了起来。




距离上次看到李希侃已经过去了整整103天,虽然这件事实有些不可思议,但比赛结束以后他们再也没联系过。




队友听到后都忍不住满脸震惊,脸上的表情分外夸张。




“怎么可能,你们不是比赛的时候都形影不离吗!”




但毕雯珺只是摇摇头,对方情况如何他不愿过多揣测,但自己迟迟不敢问候一句李希侃近况,他怕这一百多天足以改变一个人。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那些配合节目组炒作出来的画面里混杂了多少自己的私心,每次一起去全时,每一次的合作舞台,有多少刻意为之。




他向来不愿配合公司定制的方案炒作,曾经对这种欺骗粉丝感情以此来博取人气的方式嗤之以鼻,没想到自己某一天也会变成主角中的一个。




当他们在站姐的镜头下同框时,围栏外一直等候着的粉丝总是会传来隐隐约约但又尽力克制的躁动,李希侃总是会在这个时候变得分外害羞,毕雯珺想,也不算是欺骗吧,至少还有我这里一半的真心。




毕雯珺的手机里有一个秘密,不论出厂多久,他还是没有将它抹去。




在微博的账号管理列表里,静静地躺着一个小号,比赛时只有每次竞演结束才会被登陆,比赛结束后便再也没有用过。




他喜欢收集他和李希侃同框的照片,喜欢看女孩们为了他们的一个小动作而发出的尖叫,喜欢他们得来不易的每一个瞬间。




看着屏幕里的同框图,存着好多次跟李希侃对望的瞬间,有些照片甚至是东拼西找才凑到一起。




不是说眼神是不会骗人的吗,那照片里你总盯着我看的视线怎么解释呢。




有时候毕雯珺也会想,是不是真的会像好多他们的粉丝幻想的那样,李希侃或许也对他抱有一份不一样的感情。




单恋不就是这样吗,用一点点你给的论据,来证明“你是不是也喜欢我”的证明题。             




毕雯珺知道,这是一场不会有结果的喜欢。




小心翼翼,每次和你对话都藏着我小小心思的喜欢。从来舍不得给外人碰的溜溜球,但你是个例外。




你说节目结束以后常联系,也只有我那么傻会被你骗,明知道这是句再客套不过的话,还对着你认真地点了点头,甚至连个拥抱都没敢向你讨。




在遇见你之前我也收到过很多告白,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一个对感情很迟钝的人,要很久很久才会确定对一个人的喜欢。




但是进厂那天,当你站在我面前眉眼咪咪对我说请多关照,我的心跳声清晰的告诉我,之前的一切都是因为,她们不是你。




我真的好想你啊,但也只有我自己和手机键盘知道。那些聊天框里删删减减的文字,都在一一个个深夜里印证了我对你的喜欢。




所以你能不能稍微告诉我一声你也想我了,小声一点都没关系,只要我们两个人听到就好。这样我就有理由来找你了,我会,马不停蹄来到你身边。




——


伴随着轰隆一声,不算剧烈的摇晃唤醒了毕雯珺的沉思,航班到了目的地,飞机减速,落地,滑行。




这里是澳洲黄金海岸。




下了飞机,接机的人比预想的多,完美的调整好每一帧表情,跟在机场等待已久的粉丝说辛苦了,让大家早点回去休息,本想再多叮嘱几句的毕雯珺话还没说出口便被节目组的staff催促着出了机场,坐上车带着歉意地跟大家挥手告别,便算是开始了录制。




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再平淡无常的综艺节目,慢慢熟悉了饮料的制作步骤,本以为不会再出什么意外了。但节目组在录制第四天给了大家一个惊喜,从未在台本里出现的飞行嘉宾咋咋唬唬的来到这里,对着镜头拉着同伴胡言乱语地说自己要收购这家餐厅,依旧是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却也逗得现场导演忍不住偷笑。




曾经在大厂的时候李希侃跟毕雯珺闹,嚷嚷着自己简直就是做谐星的料,像他这种又会唱歌又会跳舞还有综艺担当的美少年已经不多了,毕雯珺只是站在旁边看他傻笑。




如今看来,李希侃好像真的发展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一个个地依照顺序跟大家打招呼,站在远处的毕雯珺就像是一个局外人,实在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迎来这场见面。




还是轮到了自己,眼前的李希侃笑容依旧灿烂,跟前面打招呼的方式没有不同,依然是什么好久不见说辞,毕雯珺竟然有些出神,察觉到不对劲的黄新淳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拽了拽毕雯珺衣角。




终究是不着痕迹的演完了这出老友相逢的戏码。




李希侃依然是那个综艺梗王,只要他在的地方就不会没有笑声,但毕雯珺一直忙着做饮料,再也没有机会站在他身边看他笑。




做完一杯咖啡的空隙毕雯珺抬头看了李希侃的方向一眼,正在跟别人谈笑生风的李希侃似乎是察觉到了,向毕雯珺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没什么。”因为隔得太远毕雯珺用口型回复他,看到李希侃又转过头去只留下一个背影对着自己。




两天的日子如同转瞬即逝一般,餐厅最终只剩下固定嘉宾继续打工,而那位飞行嘉宾连丝毫存在的痕迹都没给毕雯珺留下,只有临走时那句熟悉的话,“老毕,回国以后常联系啊。”,点了点头应下,叮嘱他路上小心便算是做了告别。




节目录制结束,坐上飞机回国的那一刻,毕雯珺忽然想到,昨日之日不可追,大概只有他一个人还沦陷在回忆里,那个冬天是真真正正的结束在廊坊了吧。




那就把所有的心动与沉迷,都归还给过去的毕雯珺和李希侃吧,只有他们永远地留在了那个冬天。

评论(19)

热度(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