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生物语

快乐就好

【毕侃】一段由图书馆偶遇引发的故事

之毕雯珺的自述:




我叫毕雯珺,X大二年级学生,和李希侃同系同级。


与其说是偶遇,不如说是我预谋已久的见面。


其实刚开学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级有一个特别讨老师喜欢的男生,不是阿谀奉承的那种讨好,而是那种只要和他有交集都会对他产生好感的人。


而我相反,除了玩悠悠球之外其余时间都是面无表情,就连室友都说第一眼见到我都觉得很难相处,所以我从小就对李希侃这类人尤其好奇,尤其羡慕。


第一次见到李希侃是在一天下课,我和室友一起去食堂吃饭的路上。“诶那不是我们社团的李希侃吗,你先走着,我去打声招呼。”室友说罢便把书往我手里一塞跑远了,顺着他的身影我终于看到了李希侃的样子。


彼时他正低着头跟朋友说话,碎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日光的照耀下,那层次分明的茶褐色头发顶上居然还映着一圈儿很漂亮的亮光。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白皙的脸上突然盛放了笑容。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毕雯珺觉得这句话完全没说错,明明是炎热的盛夏时节,他的笑彷佛抚平了被室友突然抛下的无奈,给这炎热的天气降了温。


本以为他是我只能远远观望的那类人,从没想过能有进一步接触,直到我在黄新淳朋友圈看到了他和李希侃的合照。


于是我会不时的刷新朋友圈,本来不怎么沉迷社交网络的我就连玩手机的时间都多了一倍,我想借此窥伺他的生活,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这样是不是有些魔怔。


但人心不满,看到了一部分就想知道更多。


从跟新淳的聊天中我得知最近李希侃每天都会去图书馆三楼看书,我从A区坐到了D区,终于在今天中午看到了他。


不过他好像没有认真看书,不停摆弄着手机,我感觉他好像察觉了我的视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举起手机对着我的方向拍了张照。


这样僵持了许久我都没走过去搭话,直到快到中午,看到他收拾起了书包,感觉像是就快走的样子。我决定不能再等了,就拿借笔这个借口吧,虽然老套,但我想不到更好的了。

评论(3)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