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生物语

红豆同名

昨年还在被别人面试

今年换我去面试学弟学妹们啦~


【毕侃】【红豆体】惊!网恋对象竟然是我Boss(上)

 一个即甜又搞笑还有点沙雕的文

烈日里去又冲动写文了

那么这次我会拥有评论吗



第一话http://t.cn/E7SpupH


第二话http://t.cn/E7SOPaX


第三话http://t.cn/E7SO5wh


第四话http://t.cn/E7SOYuI

之前看别人文章,觉得心动最多就点一个赞,一般不会评论。

之前看一个博主说看到有人评论就会很开心,一直不是很理解,但是当自己开始写,看到每一条评论都快开心到原地转圈。

觉得特别累,卡文卡到想放弃的时候,只要评论+1,就瞬间充满了力气,觉得写的东西都很值得,至少有人在看。(虽然我知道我写的很垃圾

所以如果真的喜欢某个太太的文,记得评论啊。

【毕侃】一段由图书馆偶遇引发的故事 【红豆体】


按照如下顺序看~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一个小脑洞,再次冲动写作。(小说封面是从微博拿的,不妥可告知


【红豆体】

1第一话. http://t.cn/E72Y5cO


2毕雯珺的自述.http://lieriliqu.lofter.com/post/1f5a58ca_12b521e14


3第二话.http://t.cn/E74PjNW


4第三话.http://t.cn/E7t2vtT


5第四话.http://t.cn/E7t2Azy


6第五话.http://t.cn/E7t2cE9

————

完结啦

【毕侃】一段由图书馆偶遇引发的故事

之毕雯珺的自述:




我叫毕雯珺,X大二年级学生,和李希侃同系同级。


与其说是偶遇,不如说是我预谋已久的见面。


其实刚开学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级有一个特别讨老师喜欢的男生,不是阿谀奉承的那种讨好,而是那种只要和他有交集都会对他产生好感的人。


而我相反,除了玩悠悠球之外其余时间都是面无表情,就连室友都说第一眼见到我都觉得很难相处,所以我从小就对李希侃这类人尤其好奇,尤其羡慕。


第一次见到李希侃是在一天下课,我和室友一起去食堂吃饭的路上。“诶那不是我们社团的李希侃吗,你先走着,我去打声招呼。”室友说罢便把书往我手里一塞跑远了,顺着他的身影我终于看到了李希侃的样子。


彼时他正低着头跟朋友说话,碎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日光的照耀下,那层次分明的茶褐色头发顶上居然还映着一圈儿很漂亮的亮光。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白皙的脸上突然盛放了笑容。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毕雯珺觉得这句话完全没说错,明明是炎热的盛夏时节,他的笑彷佛抚平了被室友突然抛下的无奈,给这炎热的天气降了温。


本以为他是我只能远远观望的那类人,从没想过能有进一步接触,直到我在黄新淳朋友圈看到了他和李希侃的合照。


于是我会不时的刷新朋友圈,本来不怎么沉迷社交网络的我就连玩手机的时间都多了一倍,我想借此窥伺他的生活,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这样是不是有些魔怔。


但人心不满,看到了一部分就想知道更多。


从跟新淳的聊天中我得知最近李希侃每天都会去图书馆三楼看书,我从A区坐到了D区,终于在今天中午看到了他。


不过他好像没有认真看书,不停摆弄着手机,我感觉他好像察觉了我的视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举起手机对着我的方向拍了张照。


这样僵持了许久我都没走过去搭话,直到快到中午,看到他收拾起了书包,感觉像是就快走的样子。我决定不能再等了,就拿借笔这个借口吧,虽然老套,但我想不到更好的了。

不是唯粉

一个沙雕作者

拥有填不完的坑

红豆ID同名ʕ •ᴥ•ʔ 

(会先发布到红豆再搬运lofter



好的文学作品并不在于其他的,只要你读了,它能使你有所触动,那么它便是有价值的。
(当代文学课上摸鱼时听到教授说这句话瞬间清醒)

毕雯珺是神仙吧😭

【毕侃】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他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在毕雯珺第N次无视他的微笑打招呼,只“嗯”了一声就侧过身子从他旁边走开的时候,李希侃这样想。可我也没做什么故意得罪他的事啊,这件事太复杂,小狐狸的脑袋想不明白这个。

 

好几次明明毕雯珺就在跟队友打打闹闹的,笑容都恨不得咧到脑袋瓜子后面了,但一看到李希侃的出现,就立马停止笑容立正站好。自己又不是魔鬼,他为什么这个反应?

 

之所以说他对自己有意见,李希侃是有依据的。

 

这种情况可以追溯到他和毕雯珺的第一次见面,李希侃有理由认为是他给毕雯珺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导致后来他做什么事毕雯珺都看不惯。

 

那天的事,以公平的角度来说,也不是李希侃故意的。

 

那天是偶像练习生们宿舍报道的第一天,李希侃刚费劲千辛万苦把行李箱提上了楼,拿出了粉丝在机场硬要塞给他的花闻了闻,刚刚的劳累也随之花香一扫而空。正巧隔壁室友来打招呼,李希侃连忙把那束花放到了身后的瓶子里,从他们的角度是看不见那束花的。

 

这边聊得正开心,正说到要交换一下微信方便日后联系的时候,一直没怎么吱声的毕雯珺忽然打了个大喷嚏,这一打不要紧,李希侃正探过头去看他是不是感冒了,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时毕雯珺满额头的红疹子。

 

这时队长朱正廷才发现放在角落里的那束花,顿时心凉了半截,连忙把毕雯珺拉出房间。罪魁祸首李希侃也只好跟出来连忙道歉,联想到自己那束花和毕雯珺明显的过敏特征,也大概明白了事件缘由。

 

“我真的不知道他花粉过敏啊,我现在就送他去医院,对不起对不起!”刚和室友见面第一天就惹得人过敏,李希侃预感到自己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但愿这位来自大公司的毕雯珺大人有大量,不会因此责怪自己吧。

 

从医院出来后李希侃才长舒了一口气,还好医生说问题不大,明天就能消下去。要是因此搞砸了人家舞台首秀,李希侃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今天,那是粉丝送我的花,我也不知道你会过敏。”李希侃充满歉意的盯着毕雯珺的脸,“还好明天就消了,不会影响到你舞台的。”

 

“恩,没关系的。”毕雯珺攥着手里的药膏,淡淡地说道。

 

“那我送你回宿舍吧”李希侃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明明嘴上说着没关系,那为什么还总是无视我的打招呼啊,果然Justin说的没错,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李希侃哪知道,每次冷着脸应下对方热情打招呼的毕雯珺,事后都会懊恼地直跺脚,自己怎么那么怂,要是能当着他的面多说几句话该多好啊。

 

李希侃自认为是一个社交能力不错的人,这次在毕雯珺这里碰了壁,怎么肯轻易认输。

“我就不信了,这个世界上还有我李希侃拿不下的男人。”虽然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但是只要意思一样就行。

 

正好节目组给了大家一起出去海底捞的福利,李希侃决定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不是俗话说要和别人做朋友之前,一定要一起出去吃一次火锅吗。虽然这句话是李希侃自己编的,但是他觉得很有道理。

 

见缝插针地坐到了毕雯珺旁边,不过要怎么开口搭话呢。

 

“那个,上次过敏的事真的不好意思啊。我看你现在已经好多了,平时也要多注意。”先从上次见面的事入手,增强他对我的印象,尽管可能不是很好的印象...但也没关系。

 

“没关系的,你多吃点。”毕雯珺对着他笑了笑。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不过对方既然表示了关心,说明已经没什么嫌隙了,李希侃也就放心的开吃了。吃货的本能让他完全忘记自己坐到毕雯珺旁边的目的,只顾着满桌子的食物,都没注意到毕雯珺一直在给他夹菜。

 

正准备干掉最后一个冰淇淋的时候,旁边的毕雯珺冷下了脸。“那个,你要是想吃的话我给你拿一个?”李希侃感觉气氛有点不对,“你已经吃了三个了,不能再吃了。”说罢变从李希侃手中拿走了那个冰淇淋,剩下李希侃独自一人愣在原地。

 

连个冰淇淋都要跟我抢!你是有多幼稚啊,对我有意见可以直接说嘛。

 

俗话说解决问题就要抓住问题的关键。当然这句话也是李希侃编的,但他同样觉得很有道理。李希侃认为要让毕雯珺接纳自己这条路还其修远兮,我得先观察观察他平时的爱好,在投其所好。

 

这一观察下来,李希侃发现毕雯珺这人也太没意思了吧。每天除了练习室就是食堂宿舍,早知道就不一直盯着他看了,期间李希侃已经数不清自己被当事人抓包多少回了,好几次正盯着他吃饭出生的时候,猝不及防毕雯珺就把头抬了起来,刚刚好来了个对视。

 

李希侃心头一颤,以前怎么没发现,毕雯珺长得还挺好看,当时选偶练颜值第一的时候应该投他的啊。

 

观察无果,李希侃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这段时间一有空自己脑袋里就是毕雯珺的脸,得把这件事解决了,不然一直悬在心头。

 

这天中午他找到了毕雯珺的队友兼队长朱正廷准备问个清楚。

 

“正廷,毕雯珺他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啊?”听到这话的朱正廷一惊,你怎么会这么认为?他怎么可能对你有意见。

 

“那他为什么平时对我态度都很冷淡啊,是不是上次过敏的事他还记恨我啊。”可以说是十分懊恼了。

 

“这个,我劝你你自己去问他。”骗走了小狐狸,朱正廷嘴角勾起了一丝得意的弧度。

 

终于,李希侃鼓起勇气找到了本人。

 

“毕雯珺,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啊?”李希侃终于把心头的疑问问了出来。

 

“我对你没有意见。”毕雯珺答道。

 

“但是”说完上句话,毕雯珺顿了顿。

 

“但是什么?”李希侃紧张的盯着毕雯珺的面部表情,却发现他好像有些红了脸。

 

“但是我好像对你有意思。”


【毕侃】我们真的没有谈恋爱!

“我们真的没有谈恋爱!”

 


李希侃这样对着我解释的时候我是不信的,尽管他说这话的时候极力睁大眼睛,好像这样做能让他的话更有可信度似的。

 


不止我不信,全大厂只要有点脑子的兄弟都不会相信的好吗,我们又不瞎。
对了,我叫黄新淳,是李希侃绯闻对象的队友,也正因此,我目睹了他们的所有奸情。以至于后来大厂内部八卦群传出他们在谈恋爱的八卦时,我一点都不惊讶,这难道不是早晚的事吗。

 


此言一出,四座哗然。一个个全涌上来问我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我哪有什么内幕,不过就是当了个电灯泡的悲哀罢了。

 


这俩,要么正在谈恋爱,要么就是在谈恋爱的路上。在第无数次陪毕雯珺去李希侃宿舍的路上,我愤愤的想。不然为什么他俩见面总得拉上我呢,除了防止人多口杂我想不出其他原因,但是为了兄弟的爱情,我甘愿牺牲自己。更何况是像毕雯珺这种楞木头,我估计要不是李希侃的出现,他可能就要凭自己的本事单身一辈子。

 


所以尽管李希侃对我说出那番话的时候神态看似严肃,但我是绝对不信的,我黄新淳可不是这么容易被表象蒙蔽的人,除非你当我傻呢。

 


“所以你们到底是为什么会觉得我们在谈恋爱啊?”看样子李希侃是被我逗的哭笑不得。

 


呵,小样。俗话说求锤得锤,我黄新淳今天就让你承认的心甘情愿。

 


第一。
我曾经亲眼目睹过毕雯珺大型双标现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敢相信一个上一秒还一脸严肃,程度差点就赶上面瘫的人,下一秒就像枯木逢春甚至恨不得在脸上开出朵花儿来呢。如果当时你正好站在毕雯珺旁边,恰逢李希侃走来,说不定就能见到上述场面了。
除了恋爱还有什么其他更合理的解释吗?没有。

 


第二。
我不就是下课后多跟毕雯珺讨论了一会儿歌词分配问题吗,李希侃你不至于用这种我杀了你全家的表情看着我吧,你这样搞得我很害怕。你们有事要聊我完全理解,可以先行回避的,谈恋爱更重要嘛。毕竟有男朋友就是了不起,我认输。
除了谈恋爱,谁会这么排斥其他人接近自己的热恋对象呢?没有。

 


第三。
还没等我开始说第三就被李希侃给打断了,我觉得他是有点怕了,毕竟我的每一个锤都是那么的真实。

 


“按你这么说,就像我跟老毕直接真的有什么奸情一样诶。”他似乎是觉得我说的有点道理,眼睛也没之前瞪那么大了,两只手撑着脑袋,笑眯眯的看着我。这样一瞧,雯珺说他有点像小狐狸的说法还真没乱讲。

 

“本来就有奸情。你老老实实跟我说说呗,反正这儿也没其他人,你俩,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李希侃为了问清楚这件事,大概是防止隔墙有耳,专门给我拉到了一个从没人来过的练习室,这鬼鬼祟祟的样子更是让我加深了心中的猜想。

 

 

“我们俩...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他好像完全不知道我对他的感觉一样,我又不能直接告诉他,虽然你们传的那么夸张,但我还是不确定他的想法。”李希侃放下了撑着脑袋的双手,说完懊恼的低下头,末了还叹了口气。

 

 

“你别灰心啊!你喜欢他,至少我们的传言就证实了一半!至于另一半嘛,你是不是忘了我是哪个公司的?我去帮你探探虚实。”说完我充满信心的拍了拍胸脯,大概是这个动作看起来使我之前说的话有了那么点可信度,李希侃好像也没之前那么懊恼了。

 

 

“那就靠你了!小黄人加油!”狐狸的眼睛亮晶晶的。

 

 

“不对...我今天明明是来听八卦的,怎么莫名其妙给自己揽了个差事呢。”等李希侃蹦蹦跳跳从练习室离开了我才后知后觉,但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把它搞定。

 

 

没想到还没等到我大显神通,毕雯珺就找到了我。

 

 

“你们那天在练习室里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嗯?

 

 

“其实我也喜欢他,只是每次你们调侃我俩的时候,我看他反应都有些亢奋,所以我没什么把握。听到他也喜欢我的时候,我很开心。”

 

 

嗯嗯??

 

 

“你跟希侃玩的挺好,有什么建议的表白方法吗?”

 

 

嗯嗯嗯???

 

 

但是到最后我也没给出一个他比较满意的表白方式,他说还是自己回去慢慢想,这样比较有诚意。所以兄弟你俩这操作是在我面前间接秀恩爱的吗?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李希侃表白的,反正大家下一次再见到他俩的时候,好像更黏黏糊糊了,就连去便利店都要跟着一路,毕雯珺看到我走过来了还故意把手揽到了李希侃肩上宣誓主权。

 

 

兄弟你知道这样做看起来很幼稚吗?怪不得大家都说热恋中的人都没什么脑子的,我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

 

 

 

行吧,为了兄弟的爱情,我甘愿莫名其妙被秀了一波恩爱。不对,是无数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