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生物语

快乐就好

【毕侃】晴天

“我期待着明天,在晴空下等你再一次的出现。”

我最爱的暗恋梗

配合食用BGM:《再见,昨天。》

————————


一到晴天,所有的可爱都会跑出来晒太阳。


从出生到现在,李希侃尤其喜欢晴天。不管是深秋还是寒冬,只要暖烘烘的阳光一晒到身上,所有的苦闷都会像露珠一样蒸发不见。


李希侃就是在一个大晴天见到毕雯珺的。


虽然是冬天,但老天爷仿佛尤其给面子,一整个校园都被洒满了阳光,也没有想象中凛冽的寒风。


心情特别好的李希侃转到了这所新学校。


一到门口就听一群叽叽喳喳的少女在讨论某位风靡整个校园的男神人物,但李希侃也只是对她们的花痴行为轻轻一笑,哪个学校没有所谓的男神呢,不过都是长得稍微好看点的男孩子罢了。


直到在篮球场撞见他。


虽然这件事听起来有些不真实,但亲眼所见毕竟与传言的冲击力全然不同。如果不是自己看到,李希侃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本来只是想找个人问路的李希侃好巧不巧搭上了毕雯珺的肩,等到对方转过身来才发现自己好像找错了人,等到问完路才反应过来给自己指路的这位是谁。


“同学...或许你知道行政部是哪栋楼吗?”虽然这样说很容易被误以为搭讪的套路,李希侃还是硬着头皮问完了话。


但是对方全然没有一丝不耐烦的的神情,虽然被拍肩膀的时候显然有吓到,但这完全不影响他的风度。“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左拐,那个湖旁边就是行政大楼了。”


“啊...谢谢!”急匆匆说完这句话李希侃便小步跑开了,一路快步走到湖边,确定身边没有其他人了才用手小心地抻着加速的心跳,脑海里全是刚刚那个少年的脸庞。


在很久很久之后,李希侃想起初见的那一眼仍然会心悸。于是伴随着毕雯珺转身那一秒的心脏停拍,李希侃知道,他人生中第一次漫长又浩大的暗恋,开始了。


其实说是暗恋也有些不恰当,毕竟作为李希侃死党的黄新淳等人通通都知道这件事。他们并没有因为对象是男生而显示出丝毫厌恶,虽然在这个校园里迷恋毕雯珺的大多都是花痴少女。


他们做的最多就是在毕雯珺出现的时候悄悄扯一下李希侃的衣服,再加上只有他们三个人才能看懂的眼神暗示来调侃当事人。


开始的时候还会因为他们的调侃而害羞,后来来了直接能选择无视的地步。但李希侃是那种虽然心里活动非常的多,真要让他去告白是打死也不可能的性格。


这样的性格,除非对方主动开口,否则他一辈子都谈不到恋爱。但光鲜如毕雯珺,顶着那么多光环的他怎么可能会注意到这个如此普通的暗恋者呢。


但。


这场隐秘的暗恋终于起了一丝波澜。


是某一天下课后大家又凑在一起八卦,比如毕雯珺上午去了哪个教室上课啦,下午又收到了那个女生的情书啦,晚上即将去哪个教学厅比赛啦。


往往一提到关于毕雯珺的事情,李希侃就恨不得用长领毛衣把自己的脸遮住然后快步走掉。甚至有些不知情的同学还以为李希侃对毕雯珺有什么误解,每次一提到他,他们三个人就会走开。


跟在李希侃后面,同是音乐学院的黄新淳一副非常理解的样子,“哎呀,喜欢他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很正常啊。又是音乐学院的,长得又帅,谁看了不喜欢。”


此时身为舞蹈学院的王琳凯忍不住站出来为自己学院正名,“音乐学院怎么了,我们舞蹈学院也有很多帅哥的好吗!”


却不料一拳打到棉花上,黄新淳白了他一眼道,“那你有本事别跟我们音乐学院的人谈恋爱啊~谁不知道你每天老跑来找流行音乐的朱星杰?切。”


每次讨论某件事情,这件事情的话题就会莫名其妙转到另一个地方。但李希侃乐得看他们吵,再估摸着差不多五分钟,他俩就可以吵完然后去食堂了。


果然,这次五分钟都没到,小鬼便率先喊了停。“不跟你吵了!走走走,希侃!去吃饭!”顿了顿又觉得这样说太没有气势,“流行音乐的怎么了!他还会变魔术呢!”说完便一把拉住李希侃的手准备留黄新淳一个人在原地,却不料李希侃有些不好意思的脱开了自己的手。


“怎么了?”


“那个...你们先走吧,我还有点事。”李希侃一副我有心事但我不说的模样,搞得两人一头雾水,不是晚上没课了吗能有什么事?


李希侃实在顶不住他们严刑逼供的架势,仿佛你今天不老老实实的招了,明天的课就休想我帮你答到一样。


“其实...”仿佛人生中没有比这更难以启齿的时刻了,李希侃捏紧了拳头轻声开口。“今天晚上有一场音乐比赛你们知道吗?”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王琳凯,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兴奋的狠狠拍了下黄新淳的书包,差点把他推倒,“等等!毕雯珺晚上是不是要去参加?”


两人吵着要跟他一起去看个热闹,李希侃虽然无奈,但也只得随他们去。


对毕雯珺的喜欢就好像在商店看到喜欢的玩具,想买,但是钱不够,就算再怎么拼命存钱也永远买不到的昂贵。既然买不到,那我能在放学路上每天看他几眼也很满足了。在这段暗恋中李希侃大概就勇敢那么一次,纵然知道那不可能是自己的,但他的音乐会我可以作为普通观众去看啊。


晚上到了音乐厅,三人接连落座。


“为什么要选第一排啊?好明显啊这个位置。”李希侃显得有些坐立不安,“听说等会还会互动,坐这里不太好吧?”


王琳凯看出他有想逃跑的势头,连忙按住他的书包,“你书包在我这,别想跑!再说了之前不是你说要来看的吗,跑了多怂。”一脸你要是不看了你就要完蛋的眼神威胁他,虽然李希侃完全没把他当回事,“就坐这儿,你放心要是被抽上去互动的话黄新淳替你。”


尽管不太相信王琳凯满嘴跑火车的谎话,也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心态,李希侃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做到了观众席第一排中央的位置。


一抬头,就是毕雯珺唱歌的样子。


比赛开始了很久很久才轮到毕雯珺的号数,他一开口便是一大片尖叫声,台上的他丝毫不受影响。随着前奏的结束,毕雯珺温柔地如淡淡泉水的声线,却唱一种深沉却飘然出世之感。在那一刻,李希侃恍惚觉得,这大概就是天籁吧。


聚光灯打到他的身上,看着他用力歌唱,李希侃突然想,不然就这么一辈子当一个观众好了,如果能一直看他唱下去的话。


还未等他从长长的怅惘中清醒过来,紧张的赛制已经到了观众互动环节。主持人就像排练好了一般恰到好处点到了李希侃的座位号,之前还信誓旦旦的王琳凯和黄新淳此刻直接把脸别到了一边,意思是你看着办反正我们是不会上去的。


毕雯珺就像是能体会到他的不知所措和窘迫,就如同李希侃第一次见到他时,用从容不迫的微笑握着李希侃的手将他带到了舞台上。


在那一刻李希侃仿佛恍惚间闻到了阳光暴晒过后暖烘烘的气味,后来再想,那大概是毕雯珺的味道吧。


其实在舞台上主持人提了哪些问题李希侃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就是毕雯珺牵着自己手时的温度。这股温度伴随着音乐厅的暖气递到了李希侃心底里。


以至于后来是怎么在后台莫名其妙加到毕雯珺微信的都不太想得起来,只知道那次比赛之后,再在路上碰到时也会打个招呼。


虽然只是点头之交,只能算的上毕雯珺社交圈里那一类“认识的人”,李希侃也已经万分满足。


但故事的结局怎么可能会是这样呢。


就像是被上帝安排好的一样,李希侃的选修选到了和毕雯珺同一个班的流行音乐元素课。


正好坐在靠窗的位置,太阳晒的自己暖烘烘的,教这节课的老教授说话总是喜欢拖长音节,仿佛要是说快了几个字就会要人命一般,这种课最为无聊。


听课听的有些累,李希侃本来想上课摸鱼偷偷玩会儿手机,但一把手机拿起来,还没来得及点亮屏幕,李希侃就从手机屏幕的反光处看到了毕雯珺的侧脸。


对方似乎察觉到了李希侃的略有僵硬的强烈视线,转过头来打了声招呼,顺便提醒他好好听课。


上课摸鱼被抓包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被毕雯珺以这样的方式抓包,还是让李希侃有些尴尬,恨不得打个洞钻进去。


喜欢的人就坐在自己旁边,怎么可能好好听的进去课呢。单单是控制自己忍不住瞟向他的视线就要花万分的力气了,而李希侃又是那类完全不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聪明如毕雯珺,自然有所察觉。


之后的发展就如同所有烂大街的言情小说一般,李希侃不那么理所当然的和毕雯珺成为了好朋友,至少在其他人眼里看来是这样。大家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毕雯珺会选择跟李希侃走到一路,在世俗眼中,他们明明是怎么看也走不到一路的人。


李希侃还是老样子,喜欢在太阳洒满校园的时候出宿舍散步,尽管这个爱好被他的死党们吐槽简直像个老年人,但他充耳不闻。


这次的散步,李希侃旁边多了一个人。虽然常常会因为带着这个人一起而引发路旁女生的窃窃私语,毕雯珺也曾问过他介不介意这件事,李希侃全然否定,开心都来不及怎么会介意。


自始至终他都把自己的那份喜欢藏的好好的,只要他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在他们这段友谊的底下私藏了自己的哪些私心,他怕自己哪天会想要更多,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贪婪的人。


在这两年里,李希侃做过唯一一件出格的事就是在圣诞节当天送了毕雯珺一条围脖,没有告诉他那是自己躲着室友在宿舍里悄悄织的。


“哇,一看就知道是手工编织的,做这个的人肯定很用心”毕雯珺一收到礼物就表现出了自己的喜悦,“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


“什么?”


“跟我来。”


再次被毕雯珺牵着手,依旧是冬天。跟着他一路小跑到了李希侃再熟悉不过的音乐楼,毕雯珺看着他满脸疑惑解释道,“上去就知道了。”


最后毕雯珺带李希侃去的地方是音乐楼的顶层,这是他的秘密基地。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校园,他就经常在练歌的时候看到躺在草坪上晒太阳的李希侃。


刚说完这段话,天空便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


李希侃双手捧着雪花跟毕雯珺开玩笑,“这雪下的就像是戏剧一样,仿佛计算好了时间。”


而这场来的恰到时候的雪成了他们最后一次交换礼物的见证和离别前的预示。


人们是不可能一辈子呆在校园的。


两年过去,毕雯珺被保送到国外某所知名大学继续攻读研究生学位,李希侃留校。


并不像电视剧里的生离死别,他们的分离是默默无声的,在沉默中跟对方说了句再见。


李希侃送毕雯珺到机场,一路上都没说一句话。等到了安检口才缓缓说六个字,“以后常联系吧。”毕雯珺依旧微笑着点了点头,拖着行李进了登机口。


这六个字就像耗费了李希侃的大半力气,其实他从学校门口就开始酝酿,满以为自己会说出长篇大论,又或者仗着反正以后也见不到面的事实告诉毕雯珺自己已经喜欢他两年了。但都没有,他最后只是经过百转千回后,讲出了那个不切实际的念想。


谁都知道,国内外的时间差和生活环境的不同,随着时间的影响有多大。“再联系”这三个字,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客套话。但李希侃从来不会讲客套话,毕雯珺也知道。


出国后也曾打过几通电话,但到最后一通的时候其实两人已经快聊不下去了。尽管李希侃拼命想要融入毕雯珺的世界,但都是徒劳,长长的海岸线已经将他们两个隔成了不同的世界。


暗恋是一场无疾而终的自己一个人的剧本,所有的盛大与悸动只有自己才懂,而当故事落幕,醒不过来的那个人也是自己。


李希侃甚至没有来得及说出那句他憋了三年多的,我喜欢你。


从此天各一方,大家各奔东西,自顾前程。


————————

记得送走他那天也是晴天,李希侃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好像都发生在晴天。


或许下次再见,也会是放晴那天吗?

论拐跑队友的正确方式(1)

权贵+坤廷+长得俊

红豆体/电竞/重逢


初见于你,心动于你,着迷于你。

两章试水

 1.http://t.cn/Ewd2aot

2.http://t.cn/EwdLMHA




喜欢的话fo我红豆🆔好吗!!!